晚年时毛主席忽然喜欢上了看这种书连秘书都很奇怪

  书是个好东西,人类几乎所有的智慧、经验,都可以从书里面找到。因此,很多成功者都离不开书,毛主席更是如此。

  毛主席的一生都离不开书,小时候第一次外出求学,挑的行李筐里就带着两本书:《水浒传》《三国演义》;长征途中,每到一地必让警卫员去找书看;建国后,毛主席还专门要了一张超大的床,一半睡觉,一半放书。可以说,毛主席的一生,就是与书相伴的一生。

  在大家的印象里,毛主席最爱看的书有两大类,一类是马列著作,第二类是历史著作。其实,很少有人知道的是,毛主席其实对笑话书也是情有独钟。

  据毛主席的图书管理员徐中远回忆,到了晚年,毛主席对笑话书的需求特别强烈,经常让他搜集一些笑线月,毛主席在武汉办事,一天,徐中远突然接到电话,让他把北宋李昉编的《笑林广记》、周作人编的《苦茶庵笑话选》、牧野编的《历代笑话选》等七种笑话书找出来,派人送过去。

  还有一次是在1970年8月,毛主席在江西庐山和武汉出差,也给徐中远打电线本笑话书送过来。徐中远专门跑到北京图书馆去找,还找了几个藏书家,才找够了20本。

  最多的一次是在1974年元旦,毛主席在北京,让徐中远找几本笑话书,徐中远找来十几本,像《笑府》《笑典》等,给毛主席送过去。结果第二天毛主席就回复说:“不理想,再找一找。”

  于是徐中远就带着几个人又跑出去找,最后找来21本。毛主席这才稍微满意了,挑出来两本,一本是《新笑林一千种》,另一本是《历代笑话选》,让工作人员重新排印成大字版本,因为那时候他的眼睛做了手术,不能长时间看书。

  到了2月23日,这两本书看完了,毛主席又让人去找。工作人员找了将近两个月,共找来49本各类笑话书,毛主席翻了翻,挑出来三本,分别为《哈哈笑》《时代笑话五百首》《笑话三千篇》,让人重印成大字版本。

  7月17日,毛主席病重,被党中央安排到南方休养。在南方期间,毛主席也要过几次笑话书。工作人员也找出了经验,派人去上海、南京等地搜集,又搜集来很多本,给毛主席送了过去。

  毛主席对这几次的笑话书比较满意,看了不少,其中有一本《笑话新谈》是他最喜欢的。据毛主席的秘书张玉凤回忆,当时主席一遍翻看《笑话新谈》,一边问她上海还有没有好的笑话书,张玉凤刚要回答,就见毛主席的脸上露出了笑容,继而笑出声来。张玉凤说:“这一次外出以来,我还是第一次看到主席这样高兴。”

  那么,是哪个笑话让毛主席如此开心呢?张玉凤也很好奇,就过去瞅了瞅,原来是《怕老婆》。内容如下——

  有甲乙二人,素号惧内,偏背妻子面好大言。一日甲乙二人,均会宴于某处。甲曰,余回家时,老婆多跪,侍奉起居甚谨,稍一触我怒,则拳足交加,妻无怨言。

  众问故。曰,非但奉我惟谨惟慎,我外出时,曾代我养三四子也(盖其妻有外遇,乙不敢言故也)。众称是,酒阑各归。

  一日甲约乙饮于其室,至久不见酒肴出。乙诧异问故。忽见甲妻手举棍叱之曰,米珠薪桂作甚乐,还不与我跪下。甲不觉而膝屈矣。

  正吵闹间,忽外来一妇,势甚汹汹,劈面与乙两个耳光,扭乙耳曰,还不与老娘滚回去,把老娘马桶倒倒,倘再在此鬼混,老娘一定把你这个乌龟打死呢。

  “笑话”虽然历来都不登大雅之堂,但却是最能体现民间智慧、民间生活百态的文学体裁,普通百姓的喜怒哀乐,在笑话里面体现地最直接,最彻底,也最真实。

  毛主席晚年那么喜欢看笑话书,也正体现了他迫切希望了解底层人民真实生活的心态。从这个角度来看,不管是看马列著作,还是看《笑话新谈》,都是为了更好地为人民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