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中远回忆晚年最爱看的书

  延安时期,毛主席看得最多的是哲学,批注最多的哲学著作有西洛可夫、爱森堡等著《辩证法唯物论教程》、米丁等著《辩证唯物论与历史唯物论》、艾思奇著《哲学与生活》、李达著《社会学大纲》、《辩证唯物论与历史唯物论》、艾思奇编的《哲学选辑》、《辩证法唯物论教程》、《思想方法论》、河上肇著李达等译《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基础理论》。这几本书,毛主席在延安时都读过多遍。打开这9种著作,你可以清晰地看到书上划的各种笔迹和成段的批注。最长的是一段批注写了1200多字。大部分批注文字都是毛笔书写的,字写得很小,书写得很流畅,大多是行书字体。耀邦同志听后对我说:“这些批注太珍贵了,对研究毛主席,对研究延安这一段的历史等都有重要价值啊!”

  我还向耀邦同志介绍主席建国后的读书情况。主席存书中有一部清乾隆武英殿版的大字线装本《二十四史》,这部纪传体史书是当时做图书服务工作的同志根据主席的读书需要于1952年购买的。这部《二十四史》,主席整整读了24年。

  毛主席不仅爱读正史《二十四史》,而且还爱读各种野史、稗史以及历史小说。例如:《红楼梦》、《三国演义》、《水浒》、《西游记》、《聊斋志异》等著名的历史小说。毛主席对中国文学方面的书籍,也读得很多。《诗经》、《楚辞》、汉魏六朝的文章,唐、宋、元、明、清诗别裁集,《词综》、《曲选》,《韩昌黎全集》、《昭明文选》、《唐诗三百首》、《唐宋名家词选》等书都是毛主席爱读的。他老人家还常常把这些书,批送给、周恩来、、彭真、彭德怀等中央领导同志阅读。

  读过的《唐宋名家词选》本子就有几种,1974年8月25日他已经重病在身,还亲手写了“唐宋名家词选”的书名,并告诉我们工作人员他还要看这种书。到外地考察巡视,他也常常把这些书带在身边。

  为表达对的缅怀与敬仰,现人民出版社联合北京金色岁月积极推进“大字本”图书复制工程,此次出版的“大字本”的材料、开本、封套等样式,全部仿造当年原样。具体书目有:《唐宋名家词选》和国家版本图书馆馆藏的《史纲评要》(上下)、《曲选》、《李太白全集》《梦溪笔谈》《孙子兵法》《孙膑兵法》《容斋随笔》等,出版内容涉及哲学、历史及经典古籍,极具版本价值。现在tb岁月书房即可订购。

  毛主席不但爱读唐、宋各代名人的诗文作品,而且对一些作者和作品也都很有研究。如读《初唐四杰集》一书时,他写了这样一段批注:“这个人(指王勃)高才博学,为文光昌流丽,反映当时封建盛世的社会动态,很可以读。”王勃是唐代有名的年青诗人,毛主席认为:“一个28岁的人,写了16卷诗文作品,与王弼的哲学(主观唯心主义),贾谊的历史学和政治学,可以媲美。”贾谊死时三十几岁,王弼死时24,还有李贺死时27,夏完淳死时17。这些历史名人,虽然生活贫贱,可是在年青时都很有作为。毛主席称赞他们是“英俊天才”,对他们死得太早感到非常可惜。他写道:“青年人比老年人强,贫人、贱人、被人们看不起的、地位低的人,大部分发明创造,占70%以上,都是他们干的。30%的中老年而有干劲的,也有发明创造。这种三七开的比例,为什么如此,值得大家深深地想一想。结论就是因为他们贫贱低微,生命旺盛,迷信较少,顾虑少,天不怕,地不怕,敢想敢说敢干。如果党再对他们加以鼓励,不怕失败,不泼冷水,承认世界主要是他们的,那就会有很多的发明创造。”

  毛主席读书的范围十分广泛,从内容上来说包罗万象,甚至对逻辑学、美学、佛学等宗教哲学著作也有兴趣。佛教的经典《金刚经》、《六祖坛经》、《华严经》等经典他都读过。基督教的《圣经》也读过。从各门自然科学、自然科学史、到《无线电话是怎样工作的》等通俗书籍,他也有兴趣涉猎。1975年还要读李约瑟著的《中国科学技术史》,还读杨振宁的《基本粒子发现简史》、李政道的《不平常的核态》等理论著作。1974年,1975年,他还读过《化学》、《动物学》杂志,对生命科学、天文学、物理学、土壤学等著作都有兴趣。毛主席晚年还喜欢看中国古今的笑线日,整整半年的时间,他大部分时间读的是笑话书。如:《古代笑话选》、《历代笑话选》、《笑话新选》、《笑话新谈》、《笑林广记》、《新笑林一千种》、《哈哈笑》、《笑话三千篇》、《幽默笑话集》、《时代笑话五百首》等数十种笑话书,他都看过。

  进入70年代,特别是从1971年“9·13”事件之后,的体质愈来愈差,多种疾病接连不断。在病魔缠身的最后几年,他一直喜爱的散步、游泳等运动几乎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可毛主席对书还坚持日日夜夜一本一本地看,一页一页地读,一笔一笔地划,一字一字写批注。眼睛看不见了,就让人读,手拿不动了,就让人举着,精装本、平装本重了,就读大字线年之后,他老人家因为年老、体弱、视力减退,只能读比较轻、字大、又是竖排的线装书了。

  有一次,他病情加重,发烧到39℃,还要看书。医务人员曾给他规定每天只能看15-30分钟的文件或书,而实际上他每天看书的时间远远超过了这个规定。病重期间,医生建议他少读书或不读书,可是他还天天带病坚持读书。

  毛主席的一生,是革命的一生,也是读书的一生。正如他自己所说的:“年老的也要学,我如果再过10年死了,那么就要学9年零359日。”毛主席是这样说的,一生也是这样做的,1976年9月8日晨,也就是在他临终前一天的清晨5时50分,在全身布满了多种监护抢救器械的情况下,他自己己经无力拿书了,由工作人员托着书还坚持读了7分钟。毛主席终身酷爱读书,毛主席身边从来没有离开过书,他是一个真正的博览群书的人。耀邦同志听了我的介绍后说:“像毛主席这样活到老,学到老,生命不息,读书学习不止的精神,是永远值得我们人学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