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生银行董事长打造同业联盟 33家金融机构结盟

  经济下行、金融脱媒、利率市场化、人民币国际化和竞争白热化,多重风暴正在夹击着中小银行。

  年初,在温暖如春的三亚,民生银行董事长董文标萌生出打造同业联盟的想法。这一“抱团取暖”的计划,源于董文标对欧盟组织的认识:它将一个个分散的小成员国组成世界上最具竞争力的经济体之一,中小银行若有这样一个合作组织,就能获得更强的话语权、更高的竞争力和更强的风险抵御能力。

  扩张、扩张、再扩张的跑马圈地运动,曾经是中小银行提升自身业务的传统武器,但2011年以后,监管部门加强了对城商行跨区域设立分支机构的管理,降低了城商行跨区经营的步伐。

  哈尔滨银行董事长郭志坚坦言,未来城商行要向区域性、社区型的特色银行发展,对差异化的要求愈加强烈;监管部门对中小银行的资本充足率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客观上说中小银行难以承受“巴塞尔协议3”带来的调整;目前银行存款增长乏力贷款需求不足,这些数据很快将反映到中小银行的经营指标上。

  半年报显示,民生银行2012年上半年净利润190.53亿元,同比增长36.89%,ROE达到13.57%。但是在高增长的背后,民生的不良贷款率上升至0.69%,逾期贷款达到168.49亿元,同比上升63%。

  今年4月份,一个名为“亚洲金融合作联盟”的组织在三亚宣告成立。发起机构为民生银行、包商银行和哈尔滨银行,成员包括来自全国各地的27家城商行,此外民生租赁、华安财产保险,以及来自泰国的泰华农民银行也参与其中。

  这场新的“圈地运动”不再以扩张网点为重,而是通过各个盟友在不同地区的势力相互渗透,通过“铁索连环”的方式打造一艘大型联合战舰。

  作为联盟主席,董文标看来,亚洲金融合作联盟成立后要做的第一件事情是成立专业委员会,依靠不同分工的专业委员会来制定明确的计划并负责执行推进。

  目前,亚洲金融合作联盟已经成立了信息科技、风险管理、运营管理、小微金融服务、战略发展、学习培训六大专业委员,并制定了一系列宏大而详细的三年规划。

  “短期内,中小银行对信息科技特别是IT采购的需求最为强烈。”浙江民泰商业银行市场管理部总经理朱华如是说。

  在信息科技的布局上,联盟计划第一年首先建立“采购信息共享平台”,与各大IT软、硬件厂商进行谈判统一采购价格;建立“亚联支付清算平台”,首先试点实施几家银行的柜面通、信用卡还款业务;开通“亚联金融产品商城”,先试点2家银行理财产品的销售;为成员联名信用卡的发行提供系统支持。

  计划到2015年在联盟成员间全面开展柜面通业务,并将“亚联金融产品商城”树立成品牌;成立联盟的科技公司,以公司名义申请第三方支付牌照,解决网上支付瓶颈,同时为移动支付、与电商的合作提供技术支持。

  在运营管理方面,主要通过支付清算渠道的建设来整合成员之间的资源,此外还将开展咨询交流服务和运营信息共享服务;计划在第三年成立“运营作业公司”,以公司化运作的方式,对成员的后台运营作业进行外包;同时利用民生的平台发行联名信用卡,为成员单位提供信用卡业务外包服务。

  “学习和分享小微金融服务的经验。”多名银行业人士在提到加入亚洲金融合作联盟能分享到的好处时强调。

  在民生银行擅长的小微金融服务方面,联盟计划共同开展调研,编制小微企业信心指数,将制定“小微金融服务公约”,成员之间共同探索具有特色的小微金融可持续发展的商业模式。在技术交流层面上,将建立权威性的小微金融专业人员认证体系,以标准化的方式来培训人才。

  六大专业委员会中,民生银行的“带头”作用明显。每个专业委员会下设一名主任委员和数名副主任委员。六位主任委员均来自民生银行,如风险管理委员会主任委员为民生银行授信评审部总经理石杰,信息科技委员会主任委员为民生银行科技开发部总经理张金顺。

  作为其中一家发起机构,哈尔滨银行在六大专业委员会中均担任副主任委员;而作为普通的参与成员,浙江民泰商业银行仅在小微金融服务专业委员会中担任副主任委员。

  哈尔滨银行业务部总经理陈寿伟透露,联盟目前正在进行三亚、香港两地进行社团注册工作,并计划今年在香港、台湾、新加坡等地再发展五六名海外成员。

  依据董文标的设想,联盟将每两年在三亚举办一次“亚洲金融论坛”,他希望将其打造成类似于“博鳌亚洲论坛”的品牌。

  不过,社团注册各个成员会费的缴纳方式和额度还未最后商定,而其他联盟成员对于工作的进一步推进并不十分清楚。作为“带头大哥”,民生银行可能需要缴纳更多的会费。

  自2007年以来,兴业银行颠覆了传统同业业务局限于同业存放和拆借的做法,打造出了一个充满资本想象力的银银平台。

  “两年后兴业银行让你大吃一惊。”这是2010年兴业银行同业业务部总经理郑新林曾对《21世纪经济报道》发表过的宣言。

  两年后,兴业银行2012年中报显示,上半年实现净利润171.02亿元,同比增长39.81%,同业业务收入贡献创新高,推动二季度净息差季度环比扩大1个基点至2.79%。以买入返售为主的同业资产较年初增加2763.6 亿,增幅达33.5%,来自同业资产的净利息收入达到59.33亿元。同业资产在公司总资产中的占比达到40.65%,首次超过贷款占比。

  与兴业不同的是,民生的宏大构想是以全行的层面进行结盟,而兴业的思维还仅局限在同业业务的创新上,但其获得的成果早已不容小觑。

  同样作为联合城商行、农商行等中小银行发展的全国性股份制银行,民生的盟友和兴业的合作者难免有所重叠。

  目前,亚洲金融合作联盟共有33家会员,大多数为各地的城商行和农商行,城商行包括成都银行、重庆银行、徽商银行、郑州银行等23家,农商行有江南农村银行、江苏宜兴农村商业银行、无锡农村商业银行和资金农商行4家。

  从地域上看,联盟成员主要分布在长三角、珠三角,以及中部部分经济较发达地区,如内蒙古、山西、重庆。与“亚洲”这一称号相匹配,联盟还有一名来自泰国的成员,即泰华农民银行。

  参与兴业银行银银合作平台的中小银行达到84家。其中,浙江民泰商业银行、苏州银行、日照银行、重庆银行、徽商银行、晋城银行和无锡农村商业银行7家银行参与到了两者之中。

  成员的来源上,亚洲金融合作联盟以规模较大的城商行为主。兴业银银平台的成员来源更为广泛,60%-70%是城商行,30%是农信社,还有部分村镇银行,分布于浙江、江苏、山东、河南、山西、辽宁等地。

  尽管二者并不希望被拿来比较,但部分业务的同质化让两大组织终将出现竞争态势。

  某城商行的内部人士表示,之所以参与了兴业的银银合作平台,是由于其能有效解决清算问题,并弥补了物理网点的不足。

  兴业针对中小银行合作伙伴推出的银行间业务综合合作系统被称为“银银平台”,主要包括八大业务模块:科技输出、支付结算、财富管理、融资服务、结构优化、资金运用、外汇代理和人员培训。

  其中支付结算系统下的“柜面互通”业务,为加入平台的成员之间搭建清算通道,兴业作为清算支付中枢节点,向清算方收取手续费;而“理财门户”则是银银平台上一个开放的理财产品第三方销售平台。

  但在联盟的构想中,信息科技专业委员会将建立的“亚联支付清算平台”和“亚联金融产品商城”将开展柜面通、信用卡还款、销售理财产品等业务。并在此基础上成立公司化运作的“联盟科技”,并以公司的名义申请第三方支付牌照。

  亚联支付清算平台和金融产品商城的构想大有与银银平台一争高低之势,但目前真正拥有自主知识产权IT系统的银行只有工商银行、招商银行和兴业银行。

  同样都立足于打造理财产品销售平台,但仔细对比“亚联金融产品商城”和兴业银银平台的“理财门户”,差异化特征明显。

  相比之下,兴业银银平台成员的银行网点更为基层,这与兴业看好农村理财市场不无关系。兴业“理财门户”销售的更多是基础性理财产品,主要针对农村金融市场。

  在民生的发展战略中,财富管理市场集中发展私人银行层面,因此联盟在财富管理的计划中,主要涉及信托化和基金化的专业金融产品。

  不过,从2007年算起,兴业成功打造“银银平台”已经付出5年努力,亚洲金融合作联盟从今年开始起步,但从民生的中报来看,已经有迎头赶上的趋势。

  对民生银行来说,大举推进同业业务所能获得的高额利润,兴业已经树立了榜样,其同业业务主要包括拆借、存放、买入返售和投资收入。

  中报显示,兴业同业业务贡献收入达到44.4%,净利息收入因此实现了同比56%的高速增长。同业资产规模同比增长75.6%,比上年末增长33.5%,超过信贷规模同比增速。相比之下,其存贷利差第二季度已经出现了环比下降的情况,而同业业务的量价齐升弥补了信贷利差的收窄对于息差的负面影响。

  民生的半年报显示,其资产增速超过预期,报告期内增长了17.82%,主要是同业资产大幅增加所致,其中买入返售同比增长123.74%,同业资产部分实现净利息32.84亿元,对应6120亿元的同业资产;相比之下,兴业59.33亿元的净利息收入,对应的是11016.58亿元的同业资产。

  事实上,早在去年12月,民生银行金融市场部就举办了一场银行同业论坛,并发布了同业合作宣言。民生银行金融市场部总裁李斌称,民生将为中小银行打造资金融通、投资交易和中间业务三大平台。彼时,参加的城商行、农商行和农信社有50多家,当时参与合作宣言的北京银行、南京银行、江西省联社等却并没有参与到亚洲金融合作联盟中。

  民生银行行长洪崎称,联盟并不以资产规模作为吸收成员的标准,只要是合法合规的金融经营机构,认同联盟的章程和宗旨,就可以申请加入联盟。

  股份制银行和城商行、农信社的营业网点之间可以互补,城商行、农信社等欠缺的大型城市的服务网点,而股份制银行在中小城市的网点则相对不足,联网互通后成员之间可以大规模延伸自身的网络。

  在外界看来,民生银行在小微金融和事业部改革方面取得了较好成绩。一些中小银行加入联盟,亦是为了更深入地学习民生银行的小微金融服务模式。

  不过,并非只有民生银行一个学习的榜样,如哈尔滨银行今年也已经开始向其他金融机构输出小微企业信贷技术。

  在抱团发展、共同抵御风险的目的下,联盟的风险合作基金和资产管理公司对成员来说有更为长远的吸引力。

  风险合作基金将以股份制投资公司的形式面世,面向联盟成员定向发行募集。当联盟成员面临短期风险、需要外部资金救助时,可向基金提交申请,以拆借或入股的方式快速获得资金支持。基金的盈利模式为参照同业拆借市场利率收取融资利息;以股权投资形式拆出资金,在股权退出时收回资金;对闲置资金委托专业投资机构进行投资。

  资产管理公司由全体联盟成员持股,单一成员持股比例不超过30%,业务范围包括:市场化原则收购、管理并处置不良资产,或受联盟成员单位委托管理和处置不良资产,以及通过资产管理公司平台,实现对联盟成员单位特定资产的短期变现、转让以及赎回功能,适时开展资产证券化业务。

  安邦咨询分析师认为,各家银行擅长的领域不同,有的擅长资金批发,有的擅长零售,在利率市场化推进的条件下,各银行都要找出自己最擅长的业务,而不那么擅长的业务则可以通过同业联盟的方式,让给其他银行,在专业化方面越走越深。而且,处在银行业联盟中的成员,可以通过提供资金批发来获得好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