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火言情小说《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在线无广告阅读

  只是跟雪城竞标会有关的事,都能让他如此大发雷霆,若是真的涉及到那个女人,他一定会杀了她的。既然老爷子那里不会轻易的放她离开,那她只能把希望寄托在与权简璃的一周之约上了。

  她也不敢擅自闯进去,只能站在门外乖乖的等着,似乎隐约的,听到他打电话的声音。

  “再加派人手去找!记得不要惊动媒体和警方!”眉头微微一皱,他在找什么?挂了电话,他的脸色越发冷漠,看了一眼门口的方向,沉声道,“进来。”冰冷的声音,让她身子一颤。许是昨天真的被他震慑到了,所以现在,就连听到他的声音,也会如些惊恐。推门而入,便迎上了那双冰冷至极的眸子,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想要离他更远一些。权简璃剑眉微挑,看了下腕表,“迟到两分钟,这就是你的工作态度?”“我刚才已经到了……您……在打电话,所以没听到……”她小声的解释,要是刚才直接进来的话,时间刚刚好。“喔?所以,你现在是在找借口,质疑我的判断?”他眸子暗沉,脸色陡然阴冷。办公室里瞬间冰冷的气氛,让她心尖一颤,昨天的一暮暮,再次闪现,顿时丧失了战意。声音唯唯诺诺的,极尽小心翼翼,“对不起权总,我不是那个意思……”“那是什么意思?”他的面色,依旧冰冷如霜,语气淡得,如天空漂浮的白云一般,没有重量。可就是这样的语气,在她听来,却如同锋芒在背,小心肝乱颤。“对不起,我……我迟到了,请您责罚……”眼里的慌乱,无处安放。慌的她都有些看不起自己了,这厮又不是老虎狮子,为什么会如此怕他?可是啊,恐惧这东西,并不是因为对方有多强大多恐怖才会出现的,而是一种强烈的心理阴影,一旦形成了,很难改变。他冷哼一声,语气轻佻,“责罚?那你想……怎么罚?”咕咚。因为太过紧张了,不由得吞了口口水。“罚我打扫卫生,对了,我去擦走廊!跪着擦……”说罢,还不等他应允,径直冲了出去。五分钟后,拿着布子跪在走廊里,擦的那叫一个勤勤恳恳,态度认真。连额头落下来的汗珠,都顾不得擦。其实,对于图纸的事,她终究是心里有愧的。当时是为了救月儿,才会情急之下不顾一切。可终究过不了良心这一关,错了就是错了,给公司带来了很不好的影响。所以做这些事,也能让她心里好受一些,算是一点微薄的弥补罢了。权简璃站在办公室里,透过玻璃看着外面勤快的身影,微微拧了眉头。昨日之事,已经过去。她也付出了相应的代价。虽然他心头的怒火还没有熄灭,却也不会再因此事为难于她。以后只要她谨守本分,不再触及他的底线,他自然,可以不予以计较。不过,想来她是真的吓坏了吧。要不然向来张牙舞爪如小狮子一般的人儿,也不会如此战战兢兢,小心翼翼。看来凶悍如这个女人一般,也是有弱点的。犹自看的入神,岳勇推门而入。“璃爷,还是没找到!夫人已经受惊晕倒了,家里也搞得鸡犬不宁……”

  主角:林墨歌,权简璃“再加派人手!地毯式搜索,天黑以前务必找到!”权简璃的脸阴沉得可怕,就算他再不关心那个孩子,毕竟也是他的骨肉。而且现在外面乱成一团,如果是有人刻意为之……

  他不敢去想那个后果。一直以来,他都没有把羽寒暴露出来,除了权家人外,根本就没有人知道他还有羽寒这么一个儿子。就是害怕会有这种事情发生。上一次,是小家伙自己离家出走的,可是这次,似乎并没有什么让他离家出走的原因……“是璃爷!”岳勇正要离开,突然想起一件事来,迟疑了半晌,还是开口问道,“璃爷,明天的生日宴会……”“照常。”淡淡的吐出两个字来,眉头却下意识的拧起。岳勇看了一眼主子的眼色,又支吾问道,“那璃爷您……去不去?”他实在是摸不准璃爷的心思,但是那边又问起。所以只能斗胆问一句了。剑眉微挑,看了一眼门外那个如小保姆一般勤快的身影,微微点头,“恩。”“我知道了璃爷,那我先去找小少爷了……”得了准确的消息,岳勇这才乐颠颠的走了。经过走廊的时候差点滑倒。不得不说,林秘书这地板擦的太锃光瓦亮了。整天跟这些天真的小朋友们在一起,虽然枯燥了些,可他却觉得很幸福。一想到回家以后,还能见到妈妈,小小的心里就溢满了幸福。跟权家那种豪门生活比起来,现在的生活,才是他最想要的。如果可以,他宁愿一辈子,都这么生活下去。做个普通人,才是他的梦想。正想着自己的事,不料突然从拐角处冲出来一个小小的身影,张牙舞爪的,向他扑过来。“权羽寒!你个大骗子!”羽寒面不改色的向后退了几步,躲过小狮子的攻击,淡淡道,“月儿,你是女孩子,要注意一下形象!”月儿气呼呼的瞪着他,两只水汪汪的大眼睛忽闪着,晶莹透亮。肉乎乎的小手掐着腰,活脱脱一副泼妇骂街的架势。“哼,你怎么说话跟小明一样,好啰嗦喔!权羽寒,你昨天为什么要把我塞进衣柜里,明明人家好想搂着妈妈一起睡觉喔。还有还有……”“今天早上竟然趁我睡觉的时候偷偷溜到幼稚园里来,你就是个大骗子!”羽寒满头黑线,果然,跟女人讲道理,是讲不通的。“第一,我不是个大骗子,是你睡懒觉没醒来。第二,我说话并不是啰嗦,女孩子就应该像妈妈一样温柔,要不然长大了小心嫁不出去。”“哼,我才不要嫁人呢,我要跟妈妈在一起!”月儿的小脑袋高高扬起,一脸得意。反正她现在也不喜欢幼稚园的班长了,不嫁就不嫁嘛。对她的态度羽寒表示很无奈,但是没有再说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