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纣王玩转封神

  梓星一向就属于超级务实的xn将”们表现出s,不拖他后tuǐ,梓星自然而然就会高看她们一眼。以前觉得这就是一群“麻烦”nvxng,现在也将她们的“麻烦”跟“有个xng”划上了等号。挨饿这事,干得好就叫减fi;掐人这事,干得好就叫按.摩;发呆这事,干得好就叫深沉;偷懒这事,干得好就叫享受;死皮赖脸这事,干得好就叫执著;犯2这事,如果干的好,那叫大智若愚梓星尽管赶上了“穿越”的大cho流,但仍保留着在另一时空时的作风及观念。一时没有那么容易改变。nv孩们受夸后很高兴,无不觉得自己离成功的政客(比如大商宰相)的位置又更接近了。她们一得意,就管不住自己一张喜欢大吹特吹的嘴。nv孩们异口同声道:“咱们器灵只有两个盟友,一个是智慧,一个是武.力”因为他不难听出nv孩们的话,套用的是另一时空某个大国元首“普氏”的强硬语言。原话应该是:“俄.国只有两个盟友陆军和海军。”那位强势元首还有其它强硬语录,也流传颇广,为他国内民众所津津乐道。比如1、领.土.争.端没有谈判,只有战争。2、俄.国土.虽大,却没有一寸是多余的。3、丛林规则长期有效。4、有本事你来抢!5、听说以.s.列总统.xng.丑.闻之后,他说请代我向你们的总统问好,他的身体一定很bāng,他与10个nv人有.染!他线、针对德.国.大臣观点,强调我不想说你的观点就是放屁,尽管这确实是放屁,但我们会善意听取意见。7、俄将提升军事能力,坚决不允许外部.势力干涉.内.政。8、米.国这次的动机和它们任何其他的动机没啥不同:就是要把你的房子点了煮jī蛋!9、有人批评俄.罗.斯的民.主问题,他说让我跟你老实说吧,俄.人压根就不想要伊.拉.克那种.民.主诸如此类。他的脸s一紧,提醒道:“注意了!m宫的场景又一次变换了!!!”被梓星吆喝这一声,大伙的注意力都被吸引到了m宫下方。器灵nv孩是如此,“臭木耳”是这样,而龙吉也不例外。谁也没有留意到,站在龙吉身后不远处的金mo大猿猴,双眸闪烁起了诡异的红光。当龙吉的警惕xng下降到最低点时,大猿猴庞大的身体陡然像是被chōu走了全部的骨头似的,软绵绵可以扭曲成各种形态而毫无痛苦。此刻,大猿猴的身上围绕着诡异的黑s光芒。只不过,貌似它nng了什么具有屏蔽气息效果的东东到自己躯体,使得nv孩们和梓星都没能及时发现它的异常。令人瞠目结舌的一幕场景出现了:只见大猿猴身上的毫mo无风自动,闪烁着诡异金光。金毫mo逐渐有了形态,下半截仍是细细的,前半截却膨胀起来,就像一具具的小骷髅拿着镰刀,被一条细毫mo缚在了大猿猴身上。这些小骷髅一点都不会令人生出恐惧之心,因为小巧玲珑的煞是可爱。金光连续闪动十数次,小骷髅慢慢举起它们的镰刀。当大猿猴与龙吉靠得相当近时,金s的骷髅刀尖不约而同地一致向前,纷纷chā.到了龙吉的头颈部。每chā一下,都可以清清楚楚见到一团气雾状的人头黏在刀尖上,然后又随着刀尖“注”入了龙吉躯体之内。就在这时,龙吉随身携带的某件护体法宝也被“jī发”了。一时间也看不清那是怎样的一件宝物,只见龙吉的身体忽然迸发红光,红光直冲天际,更隐约听见一丝凤鸣。龙吉身上的红光却越来越盛。当达到“能量爆发”的极致时,红光重又收敛,汇集成火凤凰之状其他剩余的红光像是受到“火凤”的辖制一样,不约而同赶到龙吉的五官,重点保护着她的眼、耳、口、鼻。一方面要阻止被气雾涌入躯体,一方面则要追剿之前已经涌入龙吉体内的气雾。很明显的,那件法宝仅仅是“自发”的护主。没有龙吉公主主动地驱使御敌,很难阻挡诡异的气雾入侵。但大猿猴身上由金毫mo变化出的小骷髅,似乎仍对战绩很不满意。于是它们又不断的挥舞镰刀,jiāo替着挥出或冷或热的球体。球体每粒大约有“黄豆”大小。终于,龙吉身上的护体红光抗不住了,纷纷化成片片赤s琉璃碎块,碎块很快在天空中消失无踪。龙吉被劫,nv孩们惊讶而恼火的大叫起来。主要是没想到会出现大猿猴这个竟然把龙吉劫走。可恼啊,枉她们以前还那么信任它。为什么“大猿猴”能在“m宫”中畅行无阻的飞驰而出?m宫一点都没有限制它行动的迹象,让它越跑越远了。梓星尽了最大的善意,能够找到的解释也只有一个最靠谱:大猿猴一开始就掌握着破解“难题m宫”的手段。或者说,它知道离开m宫的正确路径。梓星的疑心进一步活跃起来,想象力也随即丰富许多:难道大猿猴就是这座神秘m宫的幕后主子?它布置下如此诡异的一座m宫,目标直指天庭公主。它就是计划劫持龙吉!!!上述念头说起来话多,其实也就是梓星脑海里电光火石的一闪。他紧接着就下意识地朝着大猿猴飞奔的方向疾追而去(标准的条件反sh的动作啊)。前方的大猿猴及龙吉很快就见不到踪影了。真的,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样啊。空huā泡沫一般现场蒸发。而梓星感觉自己好像飞越了数千里路了,可冷静下来调头四顾时,却骇然发现:竟然仍是他一开始飞奔时的“场景”要说有什么不同,也就是器灵nv孩们一直紧随在他身后,也作出“高空飞驰”的姿态。看来这“m宫”还真够诡异。飞了这么久,居然仍像孙大圣跟佛祖斗法一样。他们不老老实实的一个一个难题“解答正确”,就会出现总在“原地打转”的情况。急也没用了。梓星定一定神,和nv孩们停住了身形,满心恼火的去继续看“题”。心中极度不爽,就像是被人强按着头要他们去“吃屎”,还没办法拒绝的感觉!!!放学的时候又下大雨了,某男生临时躲到一栋民宅的屋檐底下。虽然说是别人家,但这种时候顾不得会不会麻烦别人了。男生打开手机,屏幕一片漆黑。可恶!出mn时明明阳光普照,就没带伞。手机也忘了充电,不能叫爸妈来接我,真是失策。过了大概几十分钟吧(这场雨下得可真够久啊),背后的铁mn打开,一个高瘦的男人走出来。高瘦男人长得还不错,有hn血儿的感觉,却无法明说是哪国血统。笑起来有浅浅的酒窝,头发偏分微卷。除了衣服有点不合身,显得过短且宽大之外,算是个帅哥。“小弟弟,没带伞吗?”高瘦男子笑着问男生。(看起来像个“自来熟”的家伙!!!)雨声正大,看来短时间是不可能停了。恰好就遇上这样一位乐意助人的屋主,真应了一句古话:山穷山尽疑无路,柳暗huā明又一村。“不会麻烦吗?”男生问,虽然已经准备接受对方的提议,但该有的礼貌还是要有。“不会,我也是刚下班就遇到这大雨。我知道这种感觉,没带伞很讨厌对吧。”高瘦男子对男生眨眨眼睛,表示心照不宣。“谢谢哥哥。”男生道过谢之后,就看着男子把铁mn打开,指引他走进去。房子外观与一般民宅并无二致,进去之后是个车库,停着一辆干净整洁的白s车子。伞桶在mn的右边,塞得满满的伞桶上方有一把突兀的蓝s折叠伞;半开的鞋柜在mn的左边,里面各种款式的鞋也塞得满满的。男生正凝神思考,突然听到钥匙的声音。回过神,循声望去,发现屋主他的钥匙掉到地上。高瘦男子正弯腰捡起,笑着喃喃对他说了一句:“对不起,刚搬过来一个人住,还不太熟悉环境。”男生点头,看着高瘦男子继续从钥匙串里找出和大mn钥匙孔相合的钥匙。看到对方一连串动作,真是看着都tǐng替他着急的感觉啊。终于,男生忍不住了,说:“我想还是不打扰了,请问可以借我一把伞吗?我自己走回家就好了。”说这句话时努力让自己的脸上带着笑容,竭力不让自己的话显得僵硬。总之不能让对方感觉突兀及不舒服,或者产生一些什么其它想法。“不麻烦,进来坐坐。外面雨那么大就算撑伞也会湿透的。”高瘦男子继续挽留。男生委婉而坚决地拒绝了。高瘦男子最后终于点头,看了一眼伞桶,拿了最上面那把折叠伞,蓝s这把吧,也不用还了,就是把伞而已。”他笑道。男生愣了一秒,略为迟疑地伸出手,接下雨伞,刚刚避雨时,雨水打湿k管的寒意上窜至xiōng口。“嗯,谢谢哥哥。”男生费力地开口,克制住逃跑的恐惧及冲动,维持正常步调走出铁mn。把伞打开,凝在伞面尚未干透的雨水向外撒出。走出那栋房子,隐隐感觉高瘦男子的笑容在他背后,像把刀抵在喉咙,像钢针扎入后脑勺,真是讨厌之极的幻觉啊。转过街角,男生多走一段路,然后丢掉雨伞,在雨中不停奔跑。这种程度的“谜题”,显然已经不足以难住梓星和nv孩们。不仅难不住,多难一秒钟也办不到。梓星和nv孩们都展现出“高手风范”似的,相互间jiāo换了一个眼神。jiāo流的“内容”只有一个:看看谁来解答眼前的这个难题!梓星沉著地给出了答案:“高瘦男人说自己是一个人住,但伞桶和鞋柜却塞得满满的,而且有各种不同的款式蓝s的伞上尚未干透的雨水说明这把伞刚刚被人用过,但男人又说自己是一个人住,这表示他并没有淋雨,而是打着伞过来的男人身上的衣服是临时从屋里找出来套在外面掩盖血迹的,所以才会明显不合身房子也不是男人自己的,所以他对钥匙的配对完全不清楚结论是这个男人显然不是屋子的主人,而是杀.人.犯。屋里的人被男人杀.害了,而且男人还想把男生yu骗至屋内杀掉,灭口。而男生能逃过一劫,相当不容易了。多亏小男生的警惕xng高,心思玲珑、细腻”“难度:★☆回答这种难度的题目,真是一点成就感都没有,所以也懒得跟梓星哥哥争抢答题的机会!!!”nv孩们也感叹了一声:“这个谜题的场景有长长的一串,却意外地十分简单啊终于放过咱们的脑细胞了”最近,某男的一个童年的朋友自杀了。某男查看关于她的报道,说是左手腕流出大量鲜血,因失血过多死亡。小时候某男和她关系很好。有一次,她的宠物狗不见了和她一起找到日落,幸亏最后找到了。她的亲戚早就全部去世了,小学时父母离婚,所以她有个只有小学文化的继母。因为发现她的亲生母亲有外遇,她父亲非常忧郁。这些都是某男和她父亲闲聊时,她父亲酒喝多了才脱口而出的。今天过来,是因为她的后母打电话给某男,说是日记什么的,总之要他过去一趟。某男匆匆忙忙过去,没有在意太多。到她家时,她继母一脸哀伤地跟他打招呼,先是请某男喝茶,之后叫他稍待后,一个人进了房间。某男闲着没事,就到好友的房间去看看。一开mn,血红s的地毯告诉他:她房间的改变有多大。里面也提到了她和父亲打bāng球的往事,父亲对付她的左打总是很伤脑筋。等等,怎么回事?某男突然有点昏眩之感极度的恐惧感油然而生!!!也不算是什么难解的“谜题”。但nv孩们tǐng欣赏这一类带着诡异氛围的事件。黑nv孩抢先给出解释:“左打厉害=左撇子,左撇子割腕应该割右手,而报道上说割的是左手,说明这不是自杀是他杀。主角进mn后继母给了主角一杯茶,茶里事先加了myo,这也是主角后来眩晕的原因。朋友的继母通过朋友的日记得知主角和继nv很亲近,怕日后被主角发现作案的破绽,故设计谋害主角。难度:★★☆(了解左撇子的特点就很好懂了。)”